“發現十堰之美·古鎮”系列報道③鄖陽區白浪鎮:一腳踏三省

時間:2020-08-13 10:02 來源:十堰晚報     進入數字報 【萬源到香港集運】

這座牌樓作為界線,一邊是湖北,一邊是河南。

秦楚網訊(十堰晚報)文、圖/記者 何利 報道:

説鄖陽區白浪鎮年輕,是因為她作為獨立的行政區劃“白浪鎮”,只不過是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但如果追溯白浪鎮的歷史,就會發現她同樣也是一座古鎮。

在這裏,一條名為“白浪”的古街,是一條全國獨一份的三省分界線。“一腳踏三省”“朝秦暮楚”等響噹噹的地域文化招牌,讓這個處於三省交界點的小鎮名聲在外。湖北的楚文化、陝西的秦文化、河南的中原文化,在這裏世代碰撞,相互交融。

三省石成了湖北、陝西與河南三省的分界線。

獨特地理位置,一腳踏三省

歷史上,鄖陽區白浪鎮多次變更行政區劃。解放初期,現在的白浪鎮隸屬於第四區(南化區),1951年開始歸屬於劉洞鎮。後來幾經調整,1987年被命名為白浪鄉。1996年5月撤鄉建鎮,更名為白浪鎮。

據統計,在廣袤的中國版圖上,曲曲彎彎的省級分界線中,三省交界的地方共有40多處。在這些劃分省與省的界限中,或以滔滔流水為界,或以巍巍高山作隔,但唯有一條名為“白浪”的街道,地處湖北省十堰市白浪鎮、陝西省商南縣白浪社區、河南省淅川縣荊紫關鎮交界之處,三省居民混居在這條街上。而這三個省份的分界線,是一塊三稜狀的石頭。

就這樣,白浪街有了一個響噹噹的稱號——一腳踏三省。近日,記者頂着夏日的驕陽慕名而至。

出乎記者意料的是,白浪街跟常見的文化旅遊地相比,有些冷清。寬度不到10米、長度不到100米的街上,分佈着黑白色調的老房子和風格各異的磚房,只有4家店開門。偶爾幾個遊客站在界碑石旁,“咔嚓”一張照片,體驗一下“一腳踏三省”的樂趣。

説到白浪街,不得不提到這塊名氣很大的界碑石。一塊三稜狀的石頭,立在一個直徑約5米的水泥平台中央,上面蓋有一座三角形的亭子。這塊石頭,被當地人稱之為“三省石”。三省石的三面分別刻着“陝”“鄂”“豫”3個字,分別朝向三省轄地。以此石為界,西為陝西,東北向為河南,東南方向為湖北。亭子的旁邊,種着一棵不知年歲的柳樹。它長得不高,倒也枝繁葉茂。

關於這塊三省石的來歷,有一個古老的傳説。相傳很早以前,居住在附近的鄂、陝、豫三省居民經常為爭奪地盤而逞強鬥狠,糾紛不斷。某天夜裏,空中突降一塊五彩隕石,當地人以為這是上天的警示,便以這塊隕石作為三省的分界線,延續至今。

關於這個充滿神話色彩的傳説,不太可信也無從考證。但這條跨越三省的小街道,竟以它全國獨一份的特性成了不可多得的地理文化名片。

賈平凹的散文名篇《白浪街》被刻在了三省客棧的外牆上。

名家筆下,昔日白浪街風情萬種

在踏訪白浪街之前,記者查閲了不少資料。在眾多資料中,當代著名作家賈平凹的散文名篇《白浪街》,詳細記錄了30多年前的白浪街。那時候,這條承載着三省文化的小街道,是那麼的風情萬種。

“丹江流經竹林關,向東南而去,便進入了商南縣境……江東荊紫關,關內關外住滿河南人,江西村村相連,管道縱橫,卻是河南、湖北口音,唯有到了山根下一條叫白浪的小河南岸街上,才略略聽到一些秦腔。”1983年,賈平凹剛過而立之年。意氣風發的他沿着丹江而下,到陝西省商洛市商南縣一帶遊玩,一路只見“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河南荊紫關到了商州的邊緣,只見一片繁華地面”。

猶如400多年前的《徐霞客遊記》,賈平凹的遊記散文《白浪街》,將一條三省人口混居的小街道寫得風情萬種。三省邊地有兩處古蹟:平浪宮上連着江漢平原,物產源源不斷從這裏運往秦中長安,下接着南水北調世紀工程;而禹王宮則敍述着黃河文化南下的軌跡。

在《白浪街》中,賈平凹不吝筆墨,細緻描繪過三省人的風采:“人有競爭的秉性,所以各顯其能,各表其功。陝西的棉紡織品最為贏,湖北以百貨齊全取勝,河南挖空心思,則常常以供應短缺品壓倒一切。每天這裏人打着漩渦,42户人家,家家都做生意……湖北人在這裏人數最多。”

近百米長街,多數店家招牌冠上“三省”字號

如今,白浪街上一家“三省客棧”,一家“三省飯店”,一家“三省小吃店”互相挨着。街對面是一家由老供銷社改造而來的“一腳踏三省湖北綜合門市部”,其實是個小賣部。這4個店家都很有默契地給自己的店冠上了“三省”的字號。三省客棧、三省飯店地處河南境內,三省小吃店則位居陝西省的地盤,一腳踏三省湖北綜合門市部坐落在湖北境內。

在三省客棧大門口的牆壁上,雕刻有賈平凹的那篇《白浪街》。“一條白浪街,成為三省邊街。三省的省長他們沒有見過,三縣的縣長也從未到過這裏,但他們各自不僅熟知本省,更熟知別省。街上有3份報紙,流傳閲讀,一家報上刊了振興新聞,秦人説‘燎’,楚人叫‘美’,豫人喊‘中’。”

到了午飯時間,記者已經把整條街溜達了四五個來回。作為一名地道的湖北人,最終還是選擇了湖北人開的小飯店。門口處,這家名為“湖北農家小屋”的飯館亮出了三省混雜的紅底招牌。鄖縣酸漿面、湖北熱乾麪、荊關粉蒸肉、手工涼皮、油潑面等近20種吃食,足以説明這家店的特色並不完全“湖北”。

“這裏三省的人都有,要滿足不同客人的需求。”店主是一名60多歲的吳姓阿姨,果然像賈平凹筆下描述的湖北人那樣熱情好客。

大約一個小時時間,店主賣出了一份涼皮、4小袋曬乾的神仙葉和幾斤已經加工好的神仙葉涼粉,總共進賬50元錢。“今天天晴,來的人相對多一點,前段時間下雨,一連好幾天都沒客人。”店主一邊收拾桌子,一邊跟記者聊起自己的生意。她的言語間,完完全全是順其自然的“與世無爭”。

與湖北農家小屋對門的三省客棧裏,店家的生意同樣是一派“佛系”。客人進門,店主點頭示意,如遇到客人對某件商品感興趣,店家這才開始“滔滔不絕”。

白浪街上,許多店家的招牌上都用了“三省”字號。

交流融合,一家人來自三省是常事

白浪鎮人説,成語“朝秦暮楚”就出自這裏。

史書記載,發生在河南省淅川縣荊紫關鎮早期較有影響的戰爭,應該是秦楚之間的“丹陽之戰”。戰國時,秦國和楚國交戰頻繁。當時荊紫關是秦國與楚國的交界地,其中一部分屬於秦國,一部分屬楚國丹陽縣管轄。公元前312年,秦國和楚國之間爆發“丹陽之戰”,秦國憑藉佔據荊紫關險要地勢的優勢,一舉擊敗楚國。秦國獲勝後,荊紫關全部歸入秦國版圖。之後,秦楚兩國重新修好,秦國又把此地劃給了楚國。在荊紫關,當年上演了朝秦暮楚的故事。

地域上的毗鄰,不僅造就了鄂陝豫三省在地理上的互相交錯,就連在家庭組成上也出現別處少見的籍貫融合。如今,無論是在鄖陽區白浪鎮、淅川縣荊紫關鎮還是商洛縣的湘河鎮白浪社區,一個家庭裏的人分別來自三個省份的現象比比皆是。

在取消省際長途之前,在白浪鎮附近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隔了一條街或是一堵牆,打個電話過去竟是省際長途。於是,為了方便,不少做買賣的人家同時裝有兩部甚至三部電話,往哪個省打電話就用哪個省的電話。

“我家就有三個省的成員。”58歲的吳梅告訴記者,她從湖北嫁到丹江河對岸的河南,而家中的一個妯娌來自陝西。嫁了陝西人的河南媳婦兒孫金芬,1999年從荊紫關碼頭嫁到白浪街,如今能在一手湖北菜和一手陝西菜之間“無縫切換”,她的小吃店主打是神仙涼粉、野菜餃子、油潑面。

互相交融的,還有三省的文化。淅川縣荊紫關鎮、鄖陽區白浪鎮和商南縣白浪鎮之間相距均為兩公里左右。三省轄地在白浪街犬牙交錯,屋舍相連,難分彼此。有些人家的房子蓋在兩省接壤處,自稱“夜卧兩省”。

1986年,淅川縣荊紫關鎮在丹江河上修起一座大橋,連同三省邊界。橋頭兩側石碑上分別寫着“西接秦晉非古道”“南通鄂蜀有坦途”兩句話。

這座橋結束了三省自古以來走水路、靠擺渡交往的歷史,也使三省人民拉近了距離。

如今,荊紫關明清古街的旅遊開發穩步推進,而在一河之隔的鄖陽區白浪鎮以天井洞為代表的溶洞景觀,目前也正在開發之中。也許不久的將來,三地互動,能在丹江河畔打造出一個繁華的“金三角”。

(內容來源十堰晚報,轉載須經十堰晚報授權)
(編輯:曹婧 新聞報料:8110110     在線糾錯

推薦閲讀

視頻推薦


萬源到香港集運

回頂部

【萬源到香港集運】

       1、凡本網註明“來源:秦楚網”、“來源:十堰日報”或“來源:十堰晚報”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十堰日報社,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秦楚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佈,可與本網聯繫,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