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十堰之美·古鎮”系列④黃金水道之畔,三種文化相交相融

時間:2020-08-17 11:02 來源:秦楚網     進入數字報 【萬源到香港集運】

三省友誼廣場,靜靜地見證着鄂陝豫三省的文化交融

 

秦楚網訊 記者 何利 報道:隨着時光的推移,如今的白浪街早已沒了賈平凹先生筆下的繁華,“飯店,旅店,酒店,肉店,煙店”門類齊全、店店開門的熱鬧,被日益便捷的百貨與網購搶去了風光。但三個緊緊相鄰的集鎮,再超越白浪街的範圍外推動着三個省份的融合與碰撞。作為湖北、陝西、河南三省的代表,鄖陽區白浪鎮、湘河鎮白浪社區以及荊紫關鎮的交流一直在潛移默化中進行。

哪邊實力更強,哪裏優勢更甚,關於這一切的評判,三個鄉鎮的百姓看得清清楚楚。在附近的三個鎮中流傳着這樣一句話——請客吃飯高消費,陝西和湖北兩處的白浪人大都會選擇到河南的荊紫關鎮,借荊紫關的人氣撐幾分場面;而看病生孩子這樣的醫療所需,則是湖北鄖陽區白浪鎮的衞生所更勝一籌,病房潔淨、醫護細緻;日常種地需要購買種子化肥,或者是農副產品和日用品,則要認準陝西白浪的貨真價實。

丹江水道,三地人共同發展的重要因素

在很多地方,但凡大江大河都能孕育出文明的印記。而無論是鄖陽區的白浪鎮、淅川縣的荊紫關鎮和商洛縣的湘河鎮,其最早的成形和發展,應該都離不開丹江這條黃金水道的重要作用。

發源於陝西鳳凰山麓的丹江河,在峭壁羣山中蜿蜒200公里到達荊紫關,然後一瀉而下,入漢水匯入長江。歷史上,丹江是我國江漢平原一帶通往古都長安的惟一水上通道。據古代地理學典籍《禹貢》記載,早在戰國時期,丹江就已經通航。到了唐朝中葉,都城長安異常繁華,南方許多物資都要通過丹江運往長安。而到了清朝嘉慶年間(18世紀末19世紀初),荊紫關就已經成為商業重鎮。當時,丹江河水運興旺,河邊碼頭停靠着南來北往的船隻。有時候,這些船隻有三四百艘之多,“百舸競發,千帆落桅”的景象蔚為壯觀。在丹江河岸邊,專門為船工、客商服務的客店、酒樓一家挨一家,形成了600米長的河街,叫賣聲日夜不絕。當時的荊紫關鎮上商賈雲集,有三大公司、八大幫會、十二家騾馬店、二十四家大商號。

那時候,丹江河荊紫關段水深河寬,而且水勢平穩。所有來自武漢的大商船都必須在荊紫關靠岸,因為只有載重量在3000公斤以下的小船,才能繼續上行,到達陝西的龍駒寨,也就是現在的丹鳳縣。從下游運來的陶瓷、糖、洋油、洋布等工業品,到了荊紫關就要大船轉小船;從上游運來的藥材、木材等農副產品,到了荊紫關也要小船轉大船。據傳,一個陝西商人在荊紫關開辦了一家字號叫“德盛正”的商行,曾擁有白銀70萬兩,僱傭了100多人。

之後到了清朝末年,因為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慈禧太后帶着光緒皇帝和臣僚逃至西安。這些人在西安停留期間所需的大批物資都是從南方運來,通過丹江水路經荊紫關進入陝西。隨着商賈的急劇增加,荊紫關迅速繁榮起來,一時享有“小上海”的盛譽。那時一到晚上,荊紫關的河街就像現在的車站一樣,燈火通明,老遠就能聽到“像一籠蜂般的”吆喝聲。當時河街上僅是經營餐飲的就有幾十家店鋪。

而距離荊紫關鎮極近的鄖陽區白浪鎮和商洛縣湘河鎮,也在那個時候開始逐步走向繁榮。“雖然跟河南荊紫關相比我們這邊有差距,但受河運的影響,我們這邊也有不少的發展。”今年80歲的董福旺是土生土長的鄖陽區白浪鎮人。在他的記憶中,一河之隔的河南荊紫關鎮,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在附近三地中的經濟最為繁華。

“以前沒有陸路相通,我們這邊的人到對岸去買東西,需要坐船過去。一開始渡船按照人口收糧食作為酬勞,再後來則收錢。”董福旺回憶着昔日的三地格局。而這種局面,一直持續到到了20世紀80年代。如今的丹江河,古河道依然如故,但卻沒有了昔日“百舸競發”的熱鬧景觀。但陸地交通的飛速發展,丹江大橋建成通車,讓原本被滾滾丹江水隔開的三個鎮的關係更加親密。

鄖陽區白浪鎮的街道

兩岸互融,秦鄂豫三省户籍現於一家是常事

地域上的毗鄰,不僅造就了鄂陝豫三省在地理上的互相交錯,就連在家庭組成上也出現了別處少見的籍貫融合。現如今,無論是在鄖陽區白浪鎮、淅川縣荊紫關鎮還是商洛縣的湘河鎮白浪社區,同一個家庭裏找出分屬三個省份人口的現象比比皆是。

在鄖陽區白浪鎮境內,一個名叫石槽溝村的河南村莊,神奇般地“飛”進了鄖縣白浪鎮。它在行政區劃上隸屬河南省南陽市淅川縣荊紫關鎮,卻在湖北鄖縣境內紮根繁衍生息,被人稱為河南“飛地”。石槽溝村有270多人,佔地1400畝,耕地面積340畝,其餘的是荒山,村莊東西南三面被白浪鎮3個村莊的山體包圍,西邊與鄖陽區白浪鎮的寺溝村接壤,南邊與白浪鎮楊溝村相鄰,東南邊則與白浪鎮東溝村交會,各村之間以山上形成的小路和河溝等為界。”

史書記載,發生在荊紫關早期較有影響的戰爭,應該是秦楚之間的“丹陽之戰”。戰國時,秦國和楚國交戰頻繁。當時荊紫關是秦國與楚國的交界地,其中一部分屬於秦國,一部分屬楚國丹陽縣管轄。公元前312年,秦國和楚國之間爆發了“丹陽之戰”,秦國憑藉佔據荊紫關險要地勢的優勢,一舉擊敗楚國。秦國獲勝後,荊紫關全部歸入秦國版圖。之後,秦楚兩國重新修好,秦國又把此地劃給了楚國。

有個成語叫“朝秦暮楚”,現代漢語詞典裏的解釋是:一時傾向秦國,一時又依附楚國,比喻人反覆無常。於是關於這個典故的一個説法,就源自於這裏。荊紫關的人説,朝秦暮楚在這裏不是貶義詞。一種説法是:荊紫關屬於秦楚交界地帶,早上從秦國出發,到了晚上就到了楚國,形容距離之近。另一種説法是,早上這裏被秦國佔領,而到晚上卻又被楚國奪了回去,比喻戰爭之頻繁。

在取消省際長途之前,在白浪鎮附近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隔了一條街或是一堵牆,打個電話過去竟是省際長途。於是,為了方便,不少做買賣的人家同時裝有兩部甚至三部電話,往哪個省打電話就用哪個省的電話。此外,在附近很多的家庭中,家庭成員都是由兩省或者三省的人員組成。相傳,有一年,河南一老漢辦八十大壽,分別嫁在三省的幾個女兒都回來祝壽,三省人濟濟一堂,好不熱鬧老漢也因此有了一個雅號“三省總督”。

“這是真事,我家就有三個省的成員。”58歲的吳梅告訴記者,她從湖北嫁到了丹江河對岸的河南,而家中的另一個妯娌則來自陝西。嫁了陝西人的河南媳婦兒孫金芬,1999年從荊紫關碼頭嫁到白浪街,如今能在一手湖北菜和一手陝西菜之間“無縫切換”,她的小吃店主打是神仙涼粉、野菜餃子、油潑面。

互相交融的,還有源自三省的文化。河南省淅川縣荊紫關鎮、湖北省鄖縣白浪鎮和陝西省商南縣白浪鎮。三鎮之間相距均為2公里左右。三省轄地在白浪街犬牙交錯,屋舍相連,難分彼此。有些人家房子蓋在兩省接壤處,自稱“夜卧兩省”。明明是門對門、門挨門的街坊鄰居,可他們收聽的戲曲各不相同,有聽河南豫劇的,有聽陝西秦腔的,有聽湖北漢劇的。説話的口音不同,平日裏關注的電視節目也不同。

丹江大橋是一座連通三省邊界、改善毗鄰地區公路結構的重要橋樑工程

一橋飛架,西接秦晉南通鄂蜀

到1986年,時任淅川縣荊紫關鎮黨委書記的凌子和帶領羣眾在丹江河上修起了一座大橋。丹江大橋是一座連通三省邊界、改善毗鄰地區公路結構的重要橋樑工程。大橋全長485米,寬8.7米。在這座至今還發揮着連通三省的大橋橋頭,刻印着丹江大橋的工程簡介。此外,橋頭兩側石碑上,還分別寫着“西接秦晉非古道”、“南通鄂蜀有坦途”兩句話。

這座橋結束了三省自古以來走水路、靠擺渡交往的歷史,也使三省人民拉近了距離。從此,一切都在溝通和協作中悄然變化着。就連三省的公安機關,信訪部門,也開始了前所未有的“三省聯防”。陝西人在湖北地界遭到河南人的傷害後回到陝西境內報警,此時嫌犯已經逃回河南境內的老家,於是三地警方根據聯防協約,由河南警方出面抓人,然後移交案發地湖北警方處理。

在經濟上,近年來三個鄉鎮也一直在你追我趕相互競爭。荊紫關鎮先後投資興建了新街和110萬千伏變電站,修通了淅川縣至荊紫關的柏油路,並將柏油公路從荊紫關一直修到了河南省的邊界線上。由於成績突出,荊紫關鎮被確定為河南省小城鎮建設試點鎮。湖北這邊則不斷藉助“三省一條街”的名聲,擴大自己的知名度。而陝西那邊的白浪鎮原本叫“湘河鎮”,1998年3月,這裏也搖身一變成了“陝西白浪鎮”,再後來乾脆把鎮政府也搬到了“三省白浪街”附近。

丹江大橋橋頭的題字

三個鄉鎮的單位和個人也在明爭暗賽。荊紫關人看到湖北白浪鎮種植黃姜發了財,便引導農民大力發展黃姜。湖北白浪人看到荊紫關發展胡桑能賺錢,便也跟着種植。競爭爭出了發展速度,同時也爭出了經濟效益。圍繞着“三省一條街”,如今已經形成了一個直徑5公里、人口達數萬的“三省內陸金三角”。三方還正式建立了“豫鄂陝三省結合部行政協調經濟協作區”。三鎮已共同融資500萬元,投資修建佔地30畝的“一腳踏三省”的“三省友誼廣場”,以吸引國內外遊客。

河南人張軍,在荊紫關鎮上從事文物保護工作。駐紮當地十多年的經歷,讓他對毗鄰的三地有了較深的瞭解。對於三地的融合發展,他甚至有着自己的規劃:陝西那邊,古河道的船運文化可以做文章,湖北的天然溶洞也是很好的旅遊資源,而我們河南這邊,保存完好的明清古街自然是首選。“如果把這些旅遊資源都發展起來,融合拉動該有多好。”張軍分析得頭頭是道。

實際上,張軍的分析,如今正在逐步實現。荊紫關明清古街的旅遊開發,始終在穩步推進,而在一河之隔的鄖陽區白浪鎮,以天井洞為代表的溶洞景觀,目前也正在開發之中。也許不久的將來,三地互動,還能在丹江河畔打造出一個繁華的“金三角”。

(編輯:沈進虎 新聞報料:8110110     在線糾錯

推薦閲讀

視頻推薦


萬源到香港集運

回頂部

【萬源到香港集運】

       1、凡本網註明“來源:秦楚網”、“來源:十堰日報”或“來源:十堰晚報”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十堰日報社,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秦楚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佈,可與本網聯繫,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