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帶隊端掉日軍炮樓 妻子在日軍眼皮底下傳遞情報

“走訪十堰抗戰老兵”⑥這對九旬夫婦的抗日故事很傳奇

時間:2020-09-07 09:17 來源:十堰晚報     進入數字報 【萬源到香港集運】

王吉清、武向林夫婦是十堰少有的抗戰老兵夫婦。二老都有一枚2015年頒發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章。

【萬源到香港集運】

王吉清,1926年生於河南省安陽縣銅冶鎮,18歲入黨。今年94歲的他先後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1951年在長春與武向林結為夫婦,1970年一同支援二汽建設。1987年,從東風公司銷售處離休。

武向林,1930年生於河北省邯鄲市磁縣,8歲時被送到王吉清家當童養媳,12歲擔任抗日兒童團團長,16歲入黨。1985年,從東風公司機關總部體協離休。

1952年,闊別已久的王吉清與武向林再次相見。二人在長春成家。

秦楚網訊(十堰晚報)文、圖/記者 朱江 通訊員 潘思思 報道:9月4日下午,記者來到位於張灣區的東風公司機關家屬樓4樓,拜訪王吉清、武向林這對抗戰老兵夫婦,正巧遇到小女兒王英在家照料父母。

94歲的王吉清、90歲的武向林夫婦養育了4個女兒,且都住在十堰。現在,每個女兒輪流與父母住一週。這對九旬夫婦思維敏捷,講話幽默,心態樂觀。他倆每天下樓散步,不用枴棍也不要人扶,身體很好。

兩位老人在家中,向記者講述了那段難忘的抗戰經歷。值得一提的是,他們是十堰少有的抗戰老兵夫婦。二老都有一枚2015年頒發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章。

王吉清參軍後的留影。

王吉清:

帶隊端掉日軍炮樓,被獎勵15斤小米

銅冶鎮位於河南省安陽縣西北35公里處,地處河南、河北兩省三縣交界,屬太行山餘脈淺山丘陵區。1926年,我出生在銅冶鎮的一個普通農户家裏。我在家排行老二,有一個姐姐、一個妹妹。不幸的是,姐姐和妹妹先後夭折,家裏就剩下我一個獨子。

1943年,日軍進村把17歲的我抓到河北省與山西省交界的井陘煤礦3號工坊622號。這裏關押的全是被抓的八路軍。戒備森嚴的煤礦上,我和其他兩三百號人每天都在日軍的機槍和刺刀監視下,被逼迫着進煤窯幹活。

為了防止逃跑,日軍逼着我們把鞋子統統脱掉,並全部沒收。下煤窯幹活的時候,我們也光着腳。

過度勞累加之嚴重營養不良,我患上了“羊毛疔”。顧名思義就是説人身上長的疔,形狀像羊毛一樣,嚴重時會喪命。症狀初起,我頭痛欲裂,全身一會兒寒一會兒熱,腹部絞痛。這時,一位八路軍老中醫想辦法給我治病。沒有藥材,他每天堅持給我扎針,慢慢地病情有所好轉。現在想起來,也算是死裏逃生。

病剛好轉,日軍又強迫我下煤窯幹活。有一天,一個年輕人主動提出替我上工。孰料,下井不到10分鐘,煤窯就坍塌了!雖然我這次又是死裏逃生,可眼看着工友們被日軍逼得連命都沒有了,我憤怒極了,暗下決心一定要從煤窯逃走,找游擊隊一起殺敵。

日軍在煤窯裏裏外外一共佈設了三層電網,要想出去必須有通行證。一天,我趁日軍不注意,悄悄偷走5個通行證。於是,我和另外4個工友一起,順利通過了電網。我們光着腳,硬是一路從井陘煤礦走到了石家莊。

井陘煤礦地處晉冀兩省交界地帶,就算現在駕車從井陘煤礦到石家莊,全程也要50多公里啊!

萬萬沒想到的是,我們從石家莊坐火車到達安陽縣豐樂鎮時,又被日軍抓了!缺少勞力的日軍,強迫我們在鐵路上扛箱子。當時有兩個日本兵端着槍,盯着我們這些扛箱子的人。趁他們打噴嚏不注意的時候,我瞅準時機,扔下箱子撒腿就跑,耳邊全是呼呼的風聲。等日本兵發現並朝我開槍時,我已跑到百米開外,身後只聽到槍響。萬幸的是,子彈沒有打中我。就這樣,我又一次死裏逃生。

長期在煤窯赤腳幹活,我的腳和腿全部脱皮了,回家後在牀上整整躺了一個月,等長出新皮才開始下牀活動。讓我悲痛萬分的是,離家期間,爺爺被日軍推到井裏用石頭活活砸死、二伯在被日軍抓走後跳火車摔成了殘廢、堂弟也被日軍炸死……懷着國恨家仇,我毅然加入抗日遊擊隊,並擔任村裏的武委會主任。

讓我印象最深的是,1944年投身革命參加當地民兵武裝的我,帶領二區的民兵端掉日偽軍的炮樓,成功取走5個地雷,上級為此獎勵我15斤小米。

王吉清(後排右)與武向林結婚後,先後生下4個女兒。這是夫婦倆與王吉清父母及女兒們合影。

武向林:

在日軍眼皮底下傳遞情報,被評為“鬥爭英雄”

我的家鄉在河北省邯鄲市磁縣的一個小山村。隔着一條漳河,與丈夫王吉清的家相望。

我們兄妹四人,我排行老二。家裏有比我大4歲的哥哥,分別小6歲、小兩歲的兩個弟弟。父親在煤礦幹活,養活全家。在我6歲那年,因礦井瓦斯爆炸,父親不幸被炸死。家裏沒有田地,生活陷入極度困苦中。

為了謀生,母親帶着小弟弟離開我們村,到地主家幹活去了。這時,哥哥當童工獨自走了。6歲的我只好帶着4歲的大弟弟,四處流浪討飯。

1938年,日軍進村抓壯丁、搶糧食、強姦婦女,無惡不作。1942年我12歲的時候,日軍開始在村裏蓋炮樓,我們就無飯可討了。因為,村上家家户户逃得逃、關門的關門。母親為了讓我們逃命,把大弟弟送人,又通過熟人把我送到河對岸王吉清家當童養媳。這時,新四軍晉冀魯豫邊區太行五分區安陽二區小隊開始在這一帶開展工作,政委李珍成了我從事革命的啓蒙老師。見我長相酷似男孩,且聰明伶俐,就讓我當了抗日兒童團團長。

李珍很喜歡我這個假小子,交代什麼事情,我總是一點就透,而且手腳利索,幹活賣力。

很快,日軍掃蕩越來越頻繁。為有效阻擊日軍,就得獲取更多的情報。兒童團成員裏,就屬我最機智勇敢。一天,李珍把我喊到跟前説:“假小子,給你個艱鉅的任務,敢不敢接?”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沒問題!”這天,我把頭髮挽起來,用白羊肚毛巾裹上,換上男孩的衣服,和另外一個大我兩歲的男孩一起出發。

當時,地下工作者楊樹勳早已潛伏進了日軍的炮樓。他取得情報後,把敵人的行動計劃寫在紙上,交給佯裝為日軍做飯的炊事員王俊文。王俊文用一塊麪團把紙條包住,和日軍的剩飯剩菜混在一起,倒在炮樓外面。就在這時,埋伏在炮樓附近的我和同伴悄悄接近垃圾堆,假裝討飯找吃的。我倆一遍遍地在潲水餿飯裏尋找,終於把麪糰刨出來了,情報紙條完好地包在裏面。我欣喜若狂地拿着這塊麪糰,交給了新四軍。

這天,我和同伴不但成功取回情報,還抬回來小半桶食物。就這樣,我經常活躍在新四軍和日軍的炮樓間,為消滅敵人獲取了不少重要情報。

因為我在王吉清家是童養媳,而且經常參加兒童團和游擊隊活動,很快被日軍察覺。當他們趕到王吉清家時,我已經逃跑了。這時,日軍誤認為王吉清和他父親是抗日戰士,便將王吉清抓到井陘煤礦幹活,把他父關押到安陽監獄。

到了1945年冬天,晉冀魯豫邊區太行五分區在長治召開第二次英模會,我作為“鬥爭英雄”被推選參加。隨後,我隨200多人蔘加華北獨立師十三團。那時,15歲的我揹着行裝夜行100裏。解放後,我擔任安陽地區區長,也是這個地區的第一位女區長。

王吉清耳朵較背,小女兒王英用筆和他交流。

解放後,兩人奇蹟般重逢結為伴侶

抗戰勝利後,王吉清被送到華北軍政大學深造一年,1946年在炮三師任指導員,參加過解放太原、解放大西北等戰役。抗美援朝結束後,王吉清轉業到一汽工作。

巧的是,1952年武向林也從部隊轉業到一汽,從事政工工作。

也就是這一年,闊別已久的王吉清與武向林再次相見。二人在長春成家,先後生下4個女兒。1970年,他們共同支援二汽建設,直到現在沒有離開過十堰。

到了十堰後,武向林任二汽政工組副組長。政企共建時期,在十堰市城建局擔任5年副局長。

這對年逾九旬的老夫婦有什麼養生祕訣嗎?武向林告訴記者:“我們老兩口心態好,從來不吵架,也不互相埋怨。”“吃東西粗茶淡飯,家裏和氣一團。”王吉清補充説,每天晚上9點多就睡了。“我們不爭不吵不發火,飲食粗細搭配,清淡為主、粗糧為主;不沾煙酒;每天水果不斷,晚上喝小米粥,堅持散步鍛鍊一小時。”

“樂於助人,樂善好施;心態平和,看淡得失”,也是這對九旬抗戰老兵夫婦的養生祕訣。老兩口還告訴記者,他們喜歡看電視新聞頻道、養花、讀報;離休後每年外出旅遊觀光,陶冶性情。“每天晚上,泡腳按摩40分鐘。”

談起如今的幸福生活,這對九旬夫婦深有感觸地説:“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新中國,我們人民就不可能翻身當家做主人。”

【萬源到香港集運】

重温波瀾壯闊的崢嶸歲月,感受抗戰精神的歷史傳承。目前,十堰健在的抗戰老兵僅有20餘位,其中年齡最小的90歲,最大的98歲。當歷史的硝煙散盡,倖存下來的抗戰老兵,如今垂垂老矣。

這些抗戰老兵的錚錚鐵骨,堪稱抵禦外侮的民族脊樑!雖然時間過去了70年,但當年的抗日戰爭在他們身上留下了永久的歷史傷痕。如今,他們不僅是當之無愧的抗戰英雄,也是十堰彌足珍貴的財富。

銘記歷史,珍愛和平。在民族危亡的關頭,他們保家衞國,浴血奮戰在一線,九死一生。2020年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週年。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我們走訪十堰抗戰老兵,聽他們講述難忘的抗戰故事,正是為了撥開歷史的塵埃,啓迪未來。在這個重要歷史時刻,重新審視抗戰歷史、弘揚抗戰精神,奮發圖強,振興中華,意義重大而深遠。

(內容來源十堰晚報,轉載須經十堰晚報授權)
(編輯:曹婧 新聞報料:8110110     在線糾錯

推薦閲讀

視頻推薦


萬源到香港集運

回頂部

【萬源到香港集運】

       1、凡本網註明“來源:秦楚網”、“來源:十堰日報”或“來源:十堰晚報”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十堰日報社,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秦楚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佈,可與本網聯繫,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