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故事|扶貧幹部周斌的心路歷程:我是來"掛名"的嗎?

時間:2020-09-27 09:22 來源:竹溪新聞網     進入數字報 【萬源到香港集運】

原標題:【萬源到香港集運】一位市直幹部在竹溪扶貧的心路歷程:我是來“掛名”的嗎?  

時間過的真快,從2018年元旦上班的第一天正式駐村,不知不覺我在竹溪縣水坪鎮沙壩工作、生活已近3年了。在村上1000多個日日夜夜歷歷在目,在我30多年的工作生涯中,趕上這個偉大的時代有機會在脱貧攻堅一線直接參與並身體力行,讓全體村民達到“一有兩不愁三保障”,這是一筆不可多得的精神財富,我會十分珍惜。

估計是來掛個名的吧?

2018年1月2日,新年的第一個工作日,我匆匆告別了家人,告別了單位同事,奔赴沙壩村,同其他隊員一同開始了我的幫扶征程。

剛到村的一段時間裏,感覺老鄉對我有“距離”,認為換個人走、派個人來,不過是做做樣子。他們陸續還聽説我來村之前是市供排水監督管理處的黨支部書記、主任,放棄市直機關冬暖夏涼的工作環境到農村來工作,不會是掛個名、來鍍金的吧?為了打消村民的顧慮,駐村一開始,我就把黨組織關係轉到村上,茶餘飯後、閒暇之餘,我主動接觸村民,遍訪溝溝岔岔所有農户,同他們交心談心,迅速把自己融入到村集體當中,召開户院會,開展支部主題黨日活動,宣講政策,答疑釋惑,理順情緒,化解矛盾。

記得剛到村那段時間,多年不遇的大暴雪一直持續。貧困户家裏生活怎麼樣?防寒保暖措施是否到位?土危房是否會出現險情?帶着這些疑慮,我同村幹部頂風冒雪到貧困户家中查看。

到了龍王埡山上7組鍾大爺家,老倆口正烤着柴火,屋裏飄蕩着豬肉燉蘿蔔的香味。鍾大爺身體硬朗,沒想到我會冒雪去看望二老,他站到我旁邊,很慈愛的用手扒拉掉我頭上的雪花、雨水,臨走時,還專門從家裏給我找了個雨帽帶我頭上。就這樣,把這些特殊困難羣眾挨個走了一遍,我懸着的心才放了下來。

三年來,我每月在村工作不下20天,全年駐村270多天以上,加入了沙壩村民羣,村民隨時有什麼事情都能第一時間找到我這個第一書記,成了村“兩委”班子不可或缺的“編外幹部”。

十八般武藝,化解村民心結

做好羣眾工作是對駐村幹部的基本要求。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是脱貧攻堅的難點。對於那些窮山惡水、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的,政府採取搬遷的方式,集中安置到生活條件好的地方。

在集中安置當中,就出現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郭大姐,出生於1950年6月。在安置房申報時,按照户口本上在一起生活的人口計算,她領了一套100多㎡的安置房,準備在2017年正月十二日搬家了。可在2017年10月精準扶貧開展大數據核查時,發現她姑娘已經另外買房單獨居住。她1個人居住着100多㎡的安置房,羣眾意見很大,也嚴重影響了其他工作的開展。在這個問題上,也存在着我們的幹部工作做的不仔細,或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能做好事做好事的心理作怪。

2018年3月21日,水坪鎮包村幹部、駐村工作隊員、村“兩委”班子一起到6組集中安置房,向郭大姐宣傳相關政策,同時給她發“房户不對應”整改的文字通知。以前我也去過,1月2日我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冒着大雪同鎮包村幹部、村“兩委”班子一起到她家去了,只是她一個人經常不在家。這次機會不錯,她正好在家。時間已過春分,但早晚温差較大,農户一般關着門三三兩兩在家烤火取暖。到家後,我們先從烤火取暖安全説起,讓她注意通風,防止中毒等,也是為了緩和氣氛。郭大姐忙着泡茶、洗水果。落座之後向她説明了來意,按照政策應該是什麼,目前是什麼,準備怎麼辦……給她念相關政策她不聽,通知書遞交給她她不接。我們又耐心細緻的説服,她生氣的把文字通知拿過來放到火盆上燒了。

像她這種情況,我在單位沒有見過,但我能夠理解。人嘛,在遇到不公平待遇時,希望按照相關政策、要求辦事;但在牽扯個人利益的時候,總想滿足自己的考慮,而不顧其它。我心裏在想,你這不是享受着國家政策又不執行國家政策嘛。如果集中安置房分配都像你這樣,那不亂套了?要認真地給她談談。當時應該在哪裏跟她談,選擇地點的時候也是有考慮的。她歲數大了,據瞭解長期一個人居住,説話、考慮問題有些偏激。在她家裏談,她也不便於發火趕我們走,畢竟進門都是客。否則激化矛盾,出現其他意外,就更不好辦了。説來説去,郭大姐就是不搬。我們一行把該説的都説了,告訴她在4月5日清明節前搬出來,否則將按照相關政策規定辦理。

很快到了預定的時間。4月3日,通知郭大姐及女兒、女婿到村委會。在同郭大姐談之前,我們先同郭大姐的二女兒、女婿小範圍談了一次,初步達成共識。我們幾人輪番宣傳政策,同時輪番打感情牌。郭大姐仍然是不聽勸告,反而把女兒女婿臭罵了一頓,女兒女婿憤憤的離開了。領導的話不聽,女兒女婿的話不聽,任何條件也不提,總之不搬。由於郭大姐的情緒不穩定,再談可能還是沒有新進展,我就讓村幹部安排個車把她送回家了。

小女兒還是講道理的,聽説“和談”失敗後就急急忙忙的回到孃家。娘倆見面後,沒説幾句話又談崩了。媽攆女兒滾,小女兒委屈的哭了,説:“媽呀,我們姊妹三個沒有本事,不能給你蓋房子,現在集中安置給你解決了房子,你要按照政策來,不能胡攪蠻纏不講理。你不給我們積點德,你總要給你這幾個外孫女積點德……嗚嗚……”説到這裏,郭大姐鼻子一酸,眼圈一紅,也嗚嗚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了起來,娘倆抱着哭成一團。

別看郭大姐對女兒女婿那麼不講情面,一説起她的兩個外孫女,她心理特別驕傲和自豪,不光孝順,從小學習成績又好,長得還漂亮,視同心肝寶貝,郭大姐甚是喜愛。人都有弱點,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想盡一切辦法,也算找到了她的“弱點”。

4月17日下午,我正在起草一個材料,聽到門外腳步聲輕輕傳來,推開門,一看是郭大姐在門外。她一見面就説:“周書記,我想給你説説心裏話。”我把她讓進屋,泡杯茶,聽她細細道來。她説:“上次那個事,心裏一時解不開疙瘩。前幾天又回到孃家,給孃家大兄弟談了,大兄弟也説讓按照政策辦事,要懂道理。兩個外孫女也説婆婆搬家是國家政策規定,不能為難村幹部和周書記。”郭大姐説,“我今天專門就是來向你説一下,我搬家,日子我儘快定。” 

抓住產業、就業牛鼻子,讓村民穩定增收

產業、就業是脱貧致富的關鍵,沒有產業發展帶動,很難脱貧;缺乏產業支撐,脱貧難以持續。

為破解沙壩村產業零散,不成規模的問題,我同駐村工作隊員、村“兩委”班子精準分析村情。沙壩村由於“兩山夾一溝,一條路、一條河”資源匱乏,產業發展基礎薄弱,除下打工,就剩下一點傳統的種植、養殖。為了給沙壩村尋找一個適合村情的、可持續的產業,我們組織村“兩委”班子以及部分黨員、羣眾代表25人,參觀了陝西省平利縣長安鎮中原村、龍頭村和水坪鎮塔二灣村的茶葉等產業。

通過參觀、學習,我們下定了決心,吸取他們的先進經驗與做法,依託龍王埡茶場和九里崗茶場,積極爭取上級黨委政府和幫扶單位市住建局的支持,在沙壩村大力發展茶葉、果樹等產業,建設村民的“綠色銀行”。

在上級黨委政府和幫扶單位的關心支持下,引進種植茶園建設市場主體,流轉了500畝耕地,按照高標準建設要求已建成茶園350畝,為村民高質量脱貧致富打下堅實的基礎。

市住建局出資106萬元支持沙壩村建設120千瓦光伏發電站,每年為村集體經濟收入增收10萬元以上,為保障該村經濟建設、項目發展積蓄了力量。

周書記,明年還在沙壩嗎?

1000多個日日夜夜,與村“兩委”班子、1500多名村民朝夕相處、同舟共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村民從一開始來的時候有“距離”到不把我們當成外人,而是把我們當成他們的親人,家人,充分融入了沙壩大家庭的一員。隨着精準扶貧縣級、市級、省級交叉檢查考核,國家普查、國家抽查以及省級精準扶貧工作效能考核等各項任務的完成,駐村幫扶工作臨近收尾,從新聞信息當中,村民也瞭解、感受到工作隊明年就會離開。

漫液溝河水聲朗朗,吟唱着那支永不疲倦的歌。下一步,我們將繼續按照“摘帽不摘責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幫扶,摘帽不摘監管”的要求,謀劃並逐步實現精準扶貧與鄉村振興的無縫對接,結合沙壩村實際,進一步做好以下幾方面工作。

一是制定完善全村綜合發展規劃;二是緊貼當地實際選擇脱貧致富項目;三是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四是加大對已經建成的公共設施、設備管護力度,繼續配合做好238省道提檔升級工作。

不論我們在這裏不在這裏,有黨的富民政策,有新一屆村兩委班子的真抓實幹,勤勞、樸實、善良的沙壩村民依靠自己的雙手,我們老百姓的日子一定能夠越過越紅火。(來源:縣駐村辦

(編輯:方元 新聞報料:8110110     在線糾錯

推薦閲讀

  • 扶貧故事 | 扶貧路上,這支隊伍故事多

    隨意瀏覽微信、朋友圈,不想卻點開了單位扶貧工作羣,欣喜地看到蜿蜒曲折的鄉間公路上,幫扶幹部在錯落有致的農舍中來回穿梭,三五成羣的鳥兒在茂密的叢林中縱逸酣嬉,吐着長舌的小黑狗在歪脖下樹肆無忌憚地鼾睡.....一張張照片鮮活地記錄着過往的瞬間,至今歷歷在目。回顧幾年來扶貧工作中的點點滴滴,眾多可敬可親的形象在腦海一一閃現,不禁莞爾一笑。

    2020-10-21 08:26

  • [扶貧故事]我的“親戚”愛嘮嗑

    2017年9月,我一下子結了五户“親戚”,他們都住在香口鄉黃沙河村三組。2019年9月又給我增加了一户五保户,叫黃求保,這樣,我就有了6户“親戚”。

    2020-10-14 08:34

  • 扶貧故事|駐村書記吳興林:全村的希望,竹山人為他點贊

    薛仁斌所説的吳書記是竹山縣税務局駐潘口鄉魚嶺村第一書記吳興林。吳興林在潘口電站大移民期間,擔任過移民工作隊隊長,農村工作經驗比較豐富。他到魚嶺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以來,走遍了潘口鄉魚嶺村的每個角落,深入瞭解村情民情。

    2020-09-27 08:48

  • 扶貧故事丨飛針走線"繡"出美好生活

    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扶貧工作曾這樣説:“腳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澱多少真情。”我一直對這句話記憶猶新。擔任龍壩鎮肖家邊村駐村第一書記以來,我始終堅持每個工作日都入户走訪,瞭解情況、宣傳政策、謀劃未來、閒聊家常……在肖家邊村村民眼中,我從幫扶單位的“領導”變成了屋裏的“常客”,再變成家裏的“親人”。單位同事曾調侃我:“羅書記的微信運動步數永遠高居榜首啊!”我也總是打趣地迴應道:“這好得很,我這體重早就應該做健康管理啦!”

    2020-09-21 10:53

  • 扶貧故事丨老高脱貧記

    “老高”名字叫做高宗兵,家住向壩鄉二坪村3組,是2014年建檔立卡對象。老高今年56歲了,飽經生活滄桑的他,已是滿頭白髮,黝黑的臉龐早已佈滿溝壑,看上去像個70歲的老頭,和實際年齡有些不太相符。所以每次見面都叫他“老高”,他也習慣了這種稱呼。

    2020-09-16 10:14

  • 扶貧故事丨向伯伯家的新變化

    最近一次去向伯伯家,老遠就看見寬敞的大場、紅色的屋檐、白色的牆壁,整個人眼前一亮。要知道,我才接手結對幫扶他家的任務時,他家可不是這樣的。

    2020-09-09 09:50

視頻推薦


萬源到香港集運

回頂部

【萬源到香港集運】

       1、凡本網註明“來源:秦楚網”、“來源:十堰日報”或“來源:十堰晚報”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十堰日報社,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秦楚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佈,可與本網聯繫,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