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專題片《正風反腐就在身邊》第三集:《堅守鐵規》

時間:2021-01-24 11:05 來源:央視網     進入數字報 【萬源到香港集運】

央視網消息:八項規定,一個改變中國的政治語彙,引領了從黨風政風到民風社風的系統性變革。各方面風氣的持續改善,每一箇中國人都有着切身的感受,也使我們黨更能凝聚人心、凝聚力量。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脱貧攻堅的關鍵時期,全黨更加需要以嚴明的紀律、優良的作風,一鼓作氣,拿下這場重大戰役的勝利。

作風建設是關乎我們黨能否守住初心、實現執政使命的重大問題。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緊緊圍繞黨中央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重大戰略部署,持續鞏固拓展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成果,把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放在突出位置來抓,嚴肅查處了一大批典型案件,這些案件都深刻地提醒着,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會帶來多麼巨大的危害。

2020年3月7日,舉國上下正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之際,福建泉州一家用作集中隔離健康觀察點的酒店坍塌的消息,引發強烈關注。事發時樓內共有71人被困,大多是從外地來泉州的需要進行集中隔離健康觀察的人員,經過救援,42人得以生還,另外29人不幸遇難。

楊丹(欣佳酒店坍塌事故倖存者):晃動了一下,響了一聲,一聲巨響,就直接倒了。

王濤(欣佳酒店坍塌事故倖存者):我們兩個人算運氣好,還能在裏面活動。

王濤和楊丹小兩口是湖北公安縣人,多年在泉州經營豆腐鋪,他們幸運地死裏逃生,但王濤的父親和表弟被事故奪去了生命。讓王濤尤其難過的是,他原計劃讓父親不再操勞,留在老家陪母親享享清福,但由於疫情期間工人不好找,父親就説還是過來幫幫忙。一家人回到泉州復工,遵照當地防疫規定先去酒店隔離,誰知道竟然就此天人永隔。

王濤:有很多時候很不經意的事突然之間就覺得,很平常的一些事,也很簡單的一些事,突然就想起來爸的點點滴滴了。做豆腐的房間,我感覺到每個地方基本上都有他的身影。

楊丹:只要是在住酒店的人都會覺得冤,又沒有説偷偷要開房門出來,又沒有説偷偷跑下樓,然後突然之間人就沒了,然後突然之間就受這麼大傷害,肯定(覺得冤)了是不是。

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遭受重大損害,必須查清事故原因、嚴肅追究責任。國務院事故調查組的調查結論表明,這是一起主要因違法違規建設、改建和加固施工導致建築物坍塌的重大生產安全責任事故。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指導下,福建省紀委監委、泉州市紀委監委按照有關規定成立追責問責調查組,在國務院事故調查組調查的基礎上,依規依紀依法對事故涉及的有關公職人員開展追責問責調查。

李翔毅(福建省泉州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問題,從這個事故中應該説我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它的危害性,因為真的很多的環節的公職人員,他存在這樣的問題,就是形式主義,工作上面不認真負責,包括官僚主義,把工作下壓給下面去做,自己沒有認真地去執行。

隨着調查的深入,一些黨員幹部、公職人員沒有把人民羣眾生命財產安全真正放在心上,搞形式、走過場,失職瀆職,放任欣佳酒店長時期違法違規新建、改建、裝修、加固,沒有守住安全底線,最終釀成慘烈事故的整個過程被逐步揭開。

李翔毅:這個事故是一個大的整體,我們主要從四個模塊入手,一個是土地的審批環節,第二個環節就是欣佳酒店所在樓棟的建設和改建這個環節,第三就是欣佳酒店的違規經營這個環節,第四個環節就是如何被選為疫情防控這個點,我們就是圍繞這四個環節進行調查。

調查結果顯示,坍塌的欣佳酒店從2012年地基開挖的第一天起,就是一棟違章建築,它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存在。

楊金鏘(欣佳酒店建築業主):它是一個違章建築,從始至終。

楊金鏘是欣佳酒店建築的業主,事故的直接責任人。他的公司擁有酒店所在土地40年的使用權證。2012年7月,他和一家汽車公司簽訂協議,建設一棟四層鋼結構的建築,出租給汽車公司作為4S店使用。楊金鏘為了省錢省事,沒有辦理任何法定手續,就將工程包給無資質人員直接開工了。為了避開城管執法檢查,他找到時任常泰街道主要領導,以4S店着急開業來不及辦理手續為藉口,希望他和城管打招呼,允許自己先建後批,並當場送上一萬元。

張惠良(時任福建省泉州市鯉城區常泰街道辦事處黨工委書記):一萬塊錢,説實話他就放在我茶几上,就沒退給他,所以我是非常後悔,説實話。

楊金鏘還請託張惠良,希望街道以招商引資為理由,幫他向區裏申報特殊情況建房政策審批,張惠良也同意了。這是當時泉州市鯉城區自行制定的一個政策,內容是對於因各種緣由無法辦理正常手續的個別建設行為,經區特殊情況建房領導小組批准,可以先行建設。這個所謂的政策,是以會議意見代替行政許可,違規越權審批建設項目,嚴重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區政府也明知這一點,所以從未正式下發文件。

陳財水(時任福建省泉州市鯉城區副區長 特殊情況建房領導小組成員):為了經濟的發展,研究通過它了,就沒有強行(要求)他把它拆掉,變成政府研究同意他違章蓋房了。

有了這個擋箭牌,楊金鏘的違章建築順利建起來了,未經竣工驗收備案就投入了使用,相關部門也沒有進行後續的督促監管。2016年,楊金鏘又私自違法改建,在建築內部增加夾層,從四層改為七層,隔出了多個房間,正是這次改建,埋下了最終導致建築坍塌的重大隱患。

謝永明(福建省泉州市住建局總工辦副主任):四層變成七層之後的話,這整個建築的重量從31100千牛,增加到52100千牛,這樣子就超過它柱子的極限承載能力了,所以説已經處於一個坍塌的臨界狀態。

這次改建歷時好幾個月,各種砂石材料運進運出,動靜並不小,但該轄區的城管執法中隊竟然並未發現。

李翔毅: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裏面,城管部門他們每天都有巡查的任務,都沒有發現這個問題,就是有這種走過場的思想,就是去轉一轉、看一看,沒有真正認真深入地去進行檢查、進行排查。

調查表明,嚴重失職失責的,不只是城管部門。泉州市各級住建部門對建築活動和工程質量負有監管主體責任,但對於欣佳酒店建築的長期違法違規行為從未發現和查處。消防部門也負有重大責任,欣佳酒店建築最初建成後,必須經過竣工驗收消防備案才能使用。當時消防備案採取的是抽檢制度,楊金鏘知道自己的建築不合法,一旦被抽中肯定通不過,他於是找到消防中隊對面開茶葉店的黃志圖,提出把消防工程包給他做,條件是幫他順利過檢。

黃志圖(涉案人員):意思是你這個工程你不要讓我抽中,你讓我合格。你在消防大隊門口開茶葉店,人家必然都會聯想到你有一些關係,是吧?人家老闆親自來找你,把工程給你做,這是天上掉下的餡餅,這麼好的事情誰又會去推託呢?

黃志圖於是找來常來茶葉店的消防部門幹部劉德禮幫忙,劉德禮收受了楊金鏘十萬元賄賂,就採取一些手段使得他沒有被抽中檢查,自動審核通過。

劉德禮(時任福建省泉州市消防支隊後勤處戰勤保障大隊副大隊長):扮演了就是一個助紂為虐的角色了,如果説我沒有幫助他,不答應他或者説直接給他一口回絕掉,那這樣後續的這些事情可能都不會發生。自己自作孽。

調查發現,劉德禮不止一次幫助楊金鏘矇混過關。到2018年,楊金鏘對建築加層改建之後打算開酒店,就必須再次經過竣工驗收消防備案,拿到消防安全檢查合格證,才能到公安部門申請特種行業許可證。楊金鏘於是再次找到劉德禮,向他要了一張空白合格證,自己製成了一張假證。

劉金順(福建省安溪縣紀委副書記 監委副主任 專案組成員):這個空白的,然後拿去文印店把這些給打上去,偽造了一個公章蓋上去。

到2020年3月7日酒店倒塌時,劉德禮作為消防人員也參加了現場救援,那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造成了多麼嚴重的後果。

劉德禮:七天的救援,我們都在現場,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因為這樣一種方式結束自己的救援生涯。説實話我的職責是救人的,反而會因為我的這個徇私舞弊,而害了這麼多人,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呀!突然一下子自己的人生全部顛覆掉了,全部都沒了。

在當天救援現場,心情格外複雜的除了劉德禮,還有幾名來自鯉城區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員。他們都記得,欣佳酒店正是經自己之手審批,獲得了開酒店必備的特種行業許可證。

張漢輝(時任福建省泉州市公安局鯉城分局黨組成員 副局長):當一條條鮮活生命被蓋上了白布抬出來的時候,看到那個場面,應該説不管什麼人都會淚流滿面的,心中受到極大的譴責。

楊金鏘提交的申報材料存在嚴重造假和多項缺失,如果認真審核絕不可能獲批,但問題就是,每個經手的人都沒有認真。

劉金順:鯉城公安局有點不可思議的地方就是什麼,從窗口到專管民警,到副大隊長,到副局長,層層沒有把關,層層失守,大家都在敷衍應付,就造成了這個該發現的都沒有發現,該處理的都沒有處理。

收件窗口是第一關,按照職責要對材料進行核驗。只要和消防合格證發證單位聯繫一下,請對方查一下編號,立刻就能鑑別真假,但窗口工作人員實際上卻只收件,不核驗。隨後的第二關是到現場檢查,但也是變成了走過場。

吳家曉(時任福建省泉州市公安局鯉城分局治安大隊一中隊指導員):自己都知道,就是沒有認真。我有這個機會阻止酒店的經營,但是我沒有做到。

吳家曉就是負責現場檢查的治安專管民警,從他現場填寫的檢查驗收意見表就能看出,他當時的工作狀態漫不經心。

劉金順:沒有房產證,他給他寫上有房產證了。他是檢查人,應當簽署在檢查人這一格里面,他給他寫到被檢查人這一格,那像這種的話,籤反都沒人發現,非常地隨意,而且很不認真,這樣都能夠弄錯。

這張有着明顯錯誤的驗收意見表,和楊金鏘提供的存在諸多問題的材料,隨後又經過了鯉城公安分局治安大隊領導、分管副局長兩級審批,但他們都是隨便翻了翻就直接簽字。這樣的工作作風,讓逐級把關的制度設計失去了意義。

張漢輝:他們的第一關如果沒把好,那還有第二關、第三關呢,還有我的第四關。我作為領導,我覺得(如果)能夠在最後一關能夠把好審批的職責,也不至於造成這種嚴重的後果。

楊金鏘就這樣獲得了特種行業許可證,2018年6月,在這棟有嚴重安全隱患的建築裏,欣佳酒店正式營業。到了2019年,福州市發生一起房屋倒塌事故,省委省政府部署立即對全省房屋質量進行一次專項排查,發現隱患,開展整治。遺憾的是,鯉城區相關部門並沒有真正落實到位,只是層層發文向下佈置,最後竟變成了讓房屋業主自查。

李翔毅:下壓給了這個社區,就是讓社區的人去檢查,社區的這些人到那個房子那邊,拿一張表格給他們,讓他們自己填,看你有沒有問題。這種方式是肯定檢查不出問題的,就是為了應付上面佈置的任務,走形式。

到了2020年1月10日,楊金鏘對建築局部重新裝修時,發現有三根鋼柱嚴重變形,楊金鏘卻要求工人不要聲張。

楊金鏘:肉眼也是清楚地可以看出來變形,我就跟工人説,我説怕主要是一個是我們店面是要出租的,不管你認為怎麼樣,別人總是聽了就會擔心,這個事你暫時先別説出去。

楊金鏘毫無安全意識和責任心,自認為加固一下就沒有問題,由於春節工人要回家,他就決定春節後再加固,不料春節前後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防疫成了全國頭等大事。由於相對遠離居民密集區,這家酒店就被選為外來人員集中隔離健康觀察點。這一選點未經認真調研、安全排查就草率作出,各級領導都沒有到現場檢查,而最終引發事故的導火索,也和防疫管理要求落實不到位有關。集中隔離健康觀察點本應嚴格封閉管理,但事故發生前三天,楊金鏘組織工人到酒店開始進行焊接加固作業,連續三天隨意進出施工,也無人來過問,防疫管理顯然嚴重流於形式。

王遠恆(福建省泉州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他們這一塊的工作就是不深不細不實,這個功能很特殊的,責任也很大的,很重大的,畢竟你是要集中隔離的地方。建築物的這個情況,其實這些都是要深入地再瞭解、再排查一下的,但是都沒有。

在疫情防控的緊要關頭,一些人仍然漠視人民生命安全,還在搞形式、做樣子,對工作抓而不細、抓而不實。這棟建築的結構長期嚴重超荷載,早已不堪重負,不專業的焊接加固作業的擾動,最終打破了處於臨界點的脆弱平衡,引發連續坍塌,29個鮮活的生命隨之驟然而逝。

張志南(福建省委原常委 省政府原副省長):內心就感覺到很內疚,這些年來一直在抓安全生產,要檢查要排除隱患,要排查這些安全的隱患,開了不老少的會,提了不老少的要求,下了不老少的文件,怎麼就在鼻子底下,就在這個馬路邊上的這個(酒店)出現這樣子的一個情況,就是感覺到我們的很多工作沒有做好,沒有落實到位。

張志南,福建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常務副省長,2020年4月被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立案審查調查。調查發現,在抗疫工作最緊張的時期,張志南作為省應對新冠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卻頻繁擅離崗位,辦理個人私事,心思根本沒放在抗疫上,工作中走過場、搞形式,致使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在落實上出現“中斷層”。

蓋偉卓(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工作人員):在落實黨中央的決策部署時,敷衍應付。他檢討自己在疫情防控的大考前不僅沒有考好,而且考得很差,認識到自己落實中央的決策部署不力。平常就習慣於聽聽面上的工作,按照事先設計好的路線去檢查工作,那麼在疫情大考的關頭,這些平時的一些現象就毫無保留地暴露出來了。

就在欣佳酒店倒塌前不久,張志南到泉州市檢查疫情防控工作,然而,他並沒有帶着撲下身子發現問題的態度開展工作,只是走馬觀花,防疫隔離點則根本沒有去。

張志南:看了我記得是六七個點,每個點大概就二十來分鐘,其他點走馬觀花走了,但連這個點就在路邊,類似像這樣的點我都沒有去。平時呢現在我們下去基層調研,基本上説心裏話都是被安排,就變成了一種慣性,一種形式主義的慣性,也是一種官僚主義。

張志南既沒有自己到防疫隔離點檢查,也沒有就相關工作對當地作出任何佈置、提醒,這樣的檢查除了表示自己來過了、看過了,沒有任何實際作用。此外,張志南還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和生活紀律,構成嚴重職務違法並涉嫌受賄犯罪、濫用職權犯罪,受到開除黨籍和公職處分,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圍繞這起事故,紀檢監察機關對49名公職人員進行了追責問責,其中7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41人受到黨紀政務處分,1人受到誡勉。在這49人中,從楊金鏘那裏收受過財物的人只有少數幾人,絕大多數人並沒有利益關聯,卻由於工作不認真不盡責,共同造就了這座違法違規的奪命建築。

王遠恆:官僚主義、形式主義就在這裏,還是不夠負責任,對我們人民羣眾生命安全不夠負責任,不夠嚴謹。

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這種隱性作風問題,難以發現和整治,一旦顯現出來又往往容易釀成嚴重後果,必須警鐘長鳴。

2020年1月19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76次公開發布全國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統計月報,與之前相比,這次的月報統計表有一個顯著變化,就是首次向社會公開發布查處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的數據。

王為民(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目前來講,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依然突出,影響着我們黨的重大決策部署、我們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落實。指標體系的調整,主要是明確工作導向,推動我們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圍繞這個重點,圍繞突出問題進行精準施治,精準施策。

2018年,甘肅省紀委監委查處了一起直接關乎百姓切身利益的典型案件。這是位於白銀市的岷漳地震災民異地安置區,居住着來自定西市岷縣、漳縣的受災羣眾1690户,7711人,他們原來的家園在2013年7月發生的6.6級地震中嚴重損毀,省政府決定將白銀市靖遠縣的這塊土地拿出來進行異地安置,安置區建設由災民所屬的定西市負責。2015年8月安置區建設完成,災民們搬進了期待已久的新家,然而才住了一年,就有幾百户人家陸續出現了地面和牆體裂縫、排水不暢等問題,居民們對房屋的安全性非常擔心。

白小紅(甘肅省定西市漳縣原石咀溝村村民):搬遷是好事情,但是這個工程弄的這個房子不太好,常年四季有水,稍微有點雨就積水,由於這個地方低,水出不去,積水這麼深。水如果是滲下去的話,牆根你看,以後這個牆就不結實,現在已經不結實了,時間長了就肯定要出現問題。

後喬菊(甘肅省定西市漳縣原石咀溝村村民):下面空着呢,還積水着呢,天要下雨了,滿院縫子裏都滿着呢,我想是空的話就是下面地基沒處理好。

災民們反映之後,施工單位來維修過幾次,但都只是表面上敷衍一下。從2015年入住到2018年,問題一直沒有徹底解決,嚴重影響居民的生活,引發居民多次上訪。2018年,甘肅省委省政府接到反映後組織專業力量對房屋進行鑑定,發現確實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和安全隱患。

張敬仲(甘肅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工作人員):這個院坪從這下沉的,跟這個房屋的牆中間已經出現了開裂現象。雨水從這個縫子進去以後,黃土最害怕見水,一見水就會產生沉降。這個也是一個圍牆裂縫,就是圍牆的地基產生了下沉,產生了圍牆裂縫。這種路面積水,肯定就是你這個坡度沒找好,分包的過程中,肯定是沒有嚴格地去把關,分包給這些人,他的這個能力和技術水平還是有限,所以會造成後期的質量缺陷。如果處理不及時,繼續再發展下去,這個就可能有安全隱患。

這七千多名百姓,在地震中失去了家園,有的還失去了親人,黨和政府全力幫助他們重建安定的生活,卻因為部分公職人員的失職失責,讓這些災民在天災之後又遭遇人禍,嚴重損害黨和政府的形象。甘肅省委省政府責令定西市委市政府對安置區房屋抓緊進行全面徹底維修,排除安全隱患。甘肅省紀委監委介入調查,對13名責任人嚴肅追責問責,時任定西市委書記張令平隨之落馬。

張令平(甘肅省人大常委會農業與農村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責任心沒到位,最後形成這麼一個嚴重的後果,這應該説嚴重地損害了羣眾的利益吧,這還是基本利益。

張令平是時任定西市委書記,對這一問題的發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正是他主動推薦了和自己過往存在利益關係的八冶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將安置房工程交給他們來做,這才導致了後來一系列問題的發生。

吳新軍(甘肅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這個工程本來是個解民急、排民憂的一個民心工程,但是他(張令平)首先想到的就是把這個工程安排給了跟他有直接利益輸送關係的八冶公司。

時任八冶公司董事長李萬福和張令平曾在一家國企共事近20年,私交密切。張令平走上領導崗位後,特別是先後擔任金昌市、定西市主要領導期間,李萬福每逢年節都會送錢送禮,有時一出手就幾十萬。這次,張令平將災民安置房項目也交給了八冶公司,但由於災民安置項目沒有利潤可圖,八冶公司就將工程違規轉包,層層分包給了一些沒有資質的隊伍。

李萬福(八冶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就是不重視,因為是這個農房嘛,農民住的房子,就是小平房為主,也沒有太在乎。對一些沒有證照的小隊伍也分包了一些,這樣就出現了這種(問題)。

雖然張令平沒有從這次的安置房項目中直接牟利,但和李萬福這層關係,是他監管不力的重要原因。

吳新軍:就是因為考慮到他和八冶公司的這層特殊的關係,所以在工程質量出現問題的時候,他在處置這個工程質量問題的時候不強硬,所以導致工程質量一直是反反覆覆維修,但是反反覆覆出現問題,導致的最終結果就是失信於民。

當時有不止一家職能部門在現場監管,但卻都流於形式,對於出現的問題從未上報,甚至根本沒有發現。

張令平:有市上建設局派的工作組,有岷縣的工作組,有漳縣的工作組,這麼多人在那兒都沒有把這個現場(監管好),現場出現分包問題,現場出現質量問題,這個沒有及時發現。

失職失責的問題根源,還是出在思想上。由於這些災民是異地安置到白銀市,定西市部分領導幹部和工作人員存在一種思想,一心只想早完工、早交差。

張令平:推卸責任,老想着把這些人推到白銀就完事了,當時自己這個主導思想,七千多人就劃到你白銀了,你白銀就負責去了。

把災民看作是包袱,做工作想的是甩包袱,這正是典型的官僚主義心態。如果黨員幹部忘記了權力來自人民,也只能用於人民的根本宗旨,忘記了我是誰、為了誰、依靠誰,必然導致濫用職權。張令平在災後重建上漠視羣眾冷暖,但對他認為能夠出政績的項目卻是非常重視,甚至不顧違法違規強行推動。

吳新軍:(在)定西億聯國際商貿城土地出讓的過程中,就是由於他濫用職權,給國家造成了鉅額損失,到了現在這個損失的追回都是困難重重。

定西國際商貿城是張令平主抓的一個招商引資項目。2014年,他和天津一家集團洽談後簽訂合作協議,同意以每畝不超過20萬元的價格出讓土地使用權,以吸引該集團來投資建設這個商貿城。當時周邊同類土地出讓價(格)至少在40萬元一畝,低價出讓國有土地是嚴重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的。時任定西市國土局局長顧興泉因此提出反對,表示無法按此協議辦理,張令平隨後竟然採取謾罵、批評、威脅,甚至停發國土局工作經費等各種手段,來逼迫顧興泉服從。

顧興泉(甘肅省原國土資源廳農墾國土資源管理局局長):我就説不能辦這個事情。當時他就罵讓我從辦公室滾出去,你們這個不能辦那個不能辦,那你們能幹啥?後來就是大會小會批評,再一個就説是要免我的職,撤我的職,還親自給財政局局長打電話,(讓他)把國土局的經費停掉。現在後悔就是即使別人那麼侮辱我,我還把事辦了,我現在最大後悔就是這個。

顧興泉在張令平逼迫下終於屈服於領導壓力,讓國土局違規辦理了出讓手續。這宗土地出讓造成國有資產嚴重流失達上億元,顧興泉和張令平都涉嫌構成濫用職權罪,最終都被立案審查調查。2020年8月26日,張令平受賄、濫用職權案一審認定,張令平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財物摺合人民幣2434萬餘元,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產損失1.24億餘元。2020年12月1日,張令平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

吳新軍:濫用職權,實際上是把咱們人民羣眾賦予他的這種權力視作了自己的私器,他不考慮政策法律認為是不是對的,只要我認為是對的,我要去強力推動,哪怕不惜以權壓法,也是他的官僚主義,官僚主義在骨子裏的一種影響。

如果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得不到有效遏制,就會在黨和人民羣眾之間形成一堵無形的牆,嚴重割裂黨同人民羣眾的血肉聯繫。打贏脱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誌性指標,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堅持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到哪裏,監督檢查就跟進到哪裏,聚焦“虛假式”“算賬式”“指標式”“遊走式”等脱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盯住不放、精準施治,保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十足的底色與成色。

贛州市寧都縣曾是江西省的24個國定貧困縣之一,脱貧任務艱鉅繁重。然而,有的幹部卻沒有把精力用在真抓實幹上,而是用在弄虛作假上。2018年,江西省紀委監委陸續收到關於時任寧都縣縣委書記王四華弄虛作假、勞民傷財等問題的信訪舉報。2018年底,王四華因嚴重違紀違法被江西省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

黃建平(江西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有人這樣的反映,網上流傳的所謂的“網紅”書記,大張旗鼓搞一些形式主義,在羣眾中造成了這種極其惡劣的影響。

在調查中,許多幹部羣眾向紀委監委反映了王四華一些荒誕的形式主義做法。2018年6月,上級部門要到寧都縣幾個鄉鎮檢查扶貧工作,隨後,當地村民接到了一個離奇的任務:突擊種樹。

劉六生(江西省寧都縣石上鎮城頭村村民):種了很多很多的樹,這到處都是,可能有幾十畝吧。當時有蠻多人不願意種這個樹的,勞民傷財的,(現在)大部分都沒有了,死掉了。

當時是6月份,有經驗的村民都知道,已經過了種樹的季節,大熱天種下的樹很難成活。果然,後來大部分樹都枯死了。佈置這個任務的,就是時任寧都縣委書記王四華,他的真實意圖,是要用樹來遮擋前來檢查工作的領導的視線。

王四華(江西省贛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 寧都縣委原書記):為了給領導留下個好印象,領導來,經過的地方出現墳墓,我們就把它遮掉,也沒有考慮到樹成活的問題,就是為了遮住一下。

原來,當時這裏有一大片墳墓,計劃要集中遷墳但還沒有實施,因為正好在去鄉鎮必經的公路邊,王四華覺得不好看,就佈置石上鎮花費12萬多元,購買了2000多棵松樹、柏樹,突擊種植在公路沿線。

廖集勝(江西省寧都縣石上鎮政府副鎮長):那個時候是敢怒不敢言。本來這些錢是用到民生工程,切實解決羣眾水啊、路啊、電啊這些基礎設施,(結果)只是做表面工作,把這個墳墓遮一下,這個真的是勞民傷財。

王四華為了迎檢所作的佈置不僅是種樹,附近各村一些住在危舊房屋裏的老人也接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通知。

謝燕岐(江西省寧都縣黃陂鎮樟坊村村民):村幹部説上面有人來檢查,叫我去檢查身體,説住這房子有危險,因為什麼呢,上面有領導來檢查。

廖蘭秀(江西省寧都縣黃陂鎮樟坊村村民):説我住了爛房子,怕跌倒,叫我去黃陂那住。

上級部門來檢查的當天,有的老人被拉到了鄉衞生院去體檢,有的被要求去了兒女家或親戚家住,目的都是一個:別讓領導發現他們還住着危舊房。

王四華:我們在做引導領導檢查的時候,我們是要求不要出現所謂不和諧的這個現象,那麼就造成了弄虛作假這種現象,把這些孤寡老人或者住在危舊土坯房裏的老人,把他組織出去或是説住到別的地方去。

之所以要緊急佈置弄虛作假,其實是因為該做的工作沒有做到位。保障住房安全是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兩不愁三保障”標準的基本內容,是脱貧攻堅戰中一項重要工作,但寧都縣當時脱貧攻堅進度嚴重滯後,土坯房、危舊房還大面積存在。

王四華:當時認為時間還有,歇一歇、停一停的感覺,到時候再來衝一衝,就可以過得去。縣裏面沒有壓力之後,那麼到了下面那就鬆鬆垮垮了,就導致了精準扶貧工作滯後的問題。

作為寧都縣一把手,王四華沒有把脱貧攻堅作為縣裏的頭等大事,而是自我感覺良好,認為寧都縣底子比很多深度貧困地區都要好,2020年完成脱貧目標不成問題。從2017年4月到2018年6月,縣委常委會一次專題研究扶貧工作的會議也沒開過。縣扶貧工作領導小組平時的會議,身為組長的王四華卻很少參加。主要領導是這個態度,扶貧工作滯後也就不奇怪了。到了後期檢查臨近,王四華又用突擊搞運動的方式佈置任務,才發現根本來不及。

王四華:我在沒把情況摸清楚的情況下提出來大幹40天,拆除空心房,在乾的過程當中就出現問題了。大面積的土坯房的存在,想在40天當中去拆掉是肯定不可能的。這是因為沒有掌握實際情況,沒有腳踏實地,沒有做過細的調研,拍腦袋造成的。

黨中央反覆強調,要看真貧、扶真貧、真扶貧,少搞一些盆景,多搞一些惠及廣大貧困人口的實事。而王四華的一貫作風卻剛好相反。他平時經常宣揚自己把寧都縣299個村、3600多個村小組都跑遍了,但實際上卻對本縣的扶貧難點都不掌握。到底他是怎麼跑的,經常陪同他下鄉的幹部心裏都有數。

李木生(江西省寧都縣梅江鎮黨委原書記):一天最多十多個鄉鎮。有的時候就是兩三分鐘、三四分鐘,有的去了也是,可能跟那裏過了一下就叫去了。

深入基層是要去解剖麻雀,發現問題,王四華卻是蜻蜓點水、追求數量。他非常熱衷於頻繁下鄉,核心目的不是調研工作而是自我宣傳,寧都縣一些幹部羣眾看在眼裏,私下裏戲稱他為“網紅書記”。

姜帥(江西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全縣的正科級幹部,建了一個“寧都形象”的微信羣,隨行的這些工作人員就抓拍他的一些鏡頭,發到那個微信羣裏面,點贊聲一片,甚至有些人就説一些還比較肉麻的話,讚揚他,説王書記你看怎麼樣起早貪黑、怎麼樣深入基層,真正地就是變成一個秀場。

王四華:就是一直虛榮心作怪,擺一個花架子,讓大家知道我去過、我走過,但是沒有做到過解決過問題。其實現在想來,即使是點讚的都是不是發自內心的,也有很多不作聲的,那肯定是很反感,甚至很厭惡。

“網紅書記”最終栽倒在了迎檢造假的問題上,栽倒在了自己的作風上。他並不知道,上級部門之前已經來做過暗訪,這次檢查就是看準了問題來的,造假的結果是當場被拆穿。2018年7月,贛州市委對寧都縣扶貧工作存在敷衍應付、不準不實問題公開通報批評,對該縣18個責任單位和50名責任人嚴肅追責。而王四華本人經省紀委監委審查調查,除了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還被查出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鉅額賄賂,2020年法院一審判決王四華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50萬元,王四華當庭表示不上訴。王四華被查處後,寧都縣扶貧工作也得以迴歸真抓實幹、奮力追趕差距,2020年4月26日,寧都縣終於如期摘掉了貧困縣的帽子。

姜帥:我們説郡縣治、天下安,也就是説作為縣委書記這一級的領導,他更多地跟老百姓直接打交道,他的政績觀必須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而不是為了個人的提拔做一些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作風問題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但本質都是宗旨意識淡漠,沒有真正把人民羣眾放在心上。面對艱鉅繁重的改革發展任務,面對人民羣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一切吃喝玩樂、奢靡享樂、庸政怠政、得過且過等思想和行為,都是同人民期盼、同時代要求格格不入的。從各級紀委監委查處的案例來看,部分黨員幹部在黨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之後,依然不收斂不收手,我行我素、頂風違紀,這正説明了作風建設的艱鉅性、長期性。

趙洪順(國家煙草專賣局原黨組成員 副局長):吃吃喝喝十八大之後,我也算過,上千次有的吧。十九大之後也得有幾百次。遇到了一些什麼熟悉的人出了問題,一下子警覺了,可能警惕(起來),就是這一段時間要好一些,但是隨着時間長了,可能慢慢地又有所反彈。

趙洪順,國家煙草專賣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2019年2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趙洪順管理的是煙草,卻十分愛好茅台酒。他對茅台的痴迷程度,在煙草系統幾乎人盡皆知,他自己也不避諱。

趙洪順:也不用刻意去打聽,喜歡茅台也算出了名了,反正久而久之確實喝了也不少,收了也不少,具體數我還真的也沒算過,也算不出來。

有了這樣的名聲,自然會有人以茅台作為和趙洪順交往的敲門磚,換取他在煙草行業的關照,這種方式也很有效。

董文彬(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工作人員):行業內的這些私營企業主呢,包括一些下屬,也是投其所好,經常宴請他,而且去的地方都是高檔場所、會所,凡喝必茅台,而且還經常喝茅台年份酒,就是高端的茅台酒。

趙洪順:我也就既然喜歡,那就是來者不拒就收了,到了喝酒的場所了,就已經打開了突破口,酒杯再一端,可能後邊的事情就等於成功了一半。

趙洪順共借用了下屬和私營企業主的三處住房,用來存放自己違紀違法所得的資產和物品。其中茅台酒就有2900多瓶,還有大量名人字畫、玉石、手錶、金條、古玩等禮品,不少是在黨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之後收受的。

董文彬:也就是在他被留置前的這一個月,還幾次接受私營企業主的高檔宴請,就在2019年1月份,有一次吃飯,就一桌人喝掉五瓶十五年的年份茅台酒,消費四萬多。

就在趙洪順被留置的當天,中午還接受了一名私營企業主的宴請。

趙洪順:下午4點鐘我是被留置的,中午的時候我還喝了一瓶50年的茅台酒。

董文彬:我們對他留置的第一現場呢,我跟他一接觸,一見面,就發現他滿嘴酒氣,滿臉的酒氣。當時帶他去留置點的路上,他的手機還響不停,都是別人催他晚上赴宴的這個電話和短信。如果那天下午他不被留置的話,那肯定是兩頓。

一般來説,領導幹部被留置的第一時間心情都很不平靜,第一晚往往難以入睡,而趙洪順是比較特殊的一個。

董文彬:到了這個留置點以後,六七點鐘吧,他自己坐在那裏,坐在這個牀邊上,靠着被子,就睡着了,睡着了鼾聲如雷,這一看那就是酒力發作了,很明顯。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的三令五申,無數前車之鑑的警示,為什麼卻仍然喚不醒這個醉酒的人。趙洪順坦承,對他來説,這就像是一種戒不掉的毒癮。

趙洪順:跟吸毒沒有什麼差別,怎麼説呢?我在這種場合感覺非常好,真的,這就是最大的問題。在那裏邊好像感覺找到了自己的那種價值實現,別人在這裏都説你好啊,你想吃什麼,人家給你安排什麼,你想喝的人家給你準備好,就沉醉於這種環境當中了。所以為什麼十八大、十九大(之後)也,雖然有收斂,雖然有階段性地也會有改變,但是不能徹底地從裏面拔出來。

這種心癮,或許比酒癮更難戒斷。黨的十八大之後,趙洪順雖然有時也擔驚受怕,但酒局還是忍不住要去。喝酒止不住,酒局背後的權錢交易自然也止不住。經查,趙洪順利用職務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承攬煙標印刷和煙草廣告業務、職務晉升等事項上提供幫助,收受賄賂9000多萬元,2020年6月,趙洪順被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趙洪順:認真服刑,改造自己,爭取重新做人。

不良作風具有強大慣性,必須露頭就打,持續保持高壓態勢,努力構建糾治“四風”的長效機制,不斷鞏固拓展作風建設成效。截至2020年11月30日,全國共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117698起。其中查處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69355起,批評教育幫助和處理黨員幹部103472人;查處享樂主義、奢靡之風問題48343起,批評教育幫助和處理黨員幹部67367人,引導廣大黨組織和黨員幹部以案為鑑,對照反思,檢視改進。

作為一個擁有9000多萬黨員、在一個14億多人口的大國長期執政的黨,黨的作風就是黨的形象,不僅直接關係黨的命運,而且直接關係國家、人民、民族的命運。站在“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歷史交匯點上,面向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全體黨員幹部必須堅持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始終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不斷檢視自身,切實糾正不良作風,鋭意進取、奮發實幹,唯其如此,才能無愧於共產黨員的身份,無愧於人民的信任與期待。

(編輯:徐蕊 新聞報料:8110110     在線糾錯

推薦閲讀

視頻推薦


萬源到香港集運

回頂部

【萬源到香港集運】

       1、凡本網註明“來源:秦楚網”、“來源:十堰日報”或“來源:十堰晚報”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十堰日報社,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秦楚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佈,可與本網聯繫,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