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長廊|市博物館文物修復者蔣黎波:用匠心守護古人智慧

時間:2021-01-08 10:01 來源:十堰晚報     進入數字報 【萬源到香港集運】

蔣黎波正在清理古錢幣

清理修復後的古錢幣看起來十分清楚

秦楚網訊(十堰晚報)文、圖/記者 周侖 報道:歷經時代變遷,許多文物進入沉睡,需要匠人還原。文物修復,既是一門手藝,更是一種文化傳承。在十堰市博物館內,一羣文物修復者用匠心守護古人智慧,用耐心重現古物光芒,用信念扛起傳承大旗。蔣黎波就是其中一員,從進入博物館工作至今,他已修復過上百件文物。在博物館工作14年,大部分時間只做這一件事,枯燥是必然的,但用他的話來説“很值得”。

 “觸摸”歷史 探尋古人的精湛技藝

嚴冬時節,寒風凜冽。在市博物館考古部的窗前,蔣黎波正安靜地在一枚古錢幣上將表面的鏽蝕除掉。即使在室內,面對這些文物,他也時刻佩戴着口罩,保持高度的專注。有時甚至連呼吸都小心翼翼,怕自己操作時一個閃失損壞了文物。

蔣黎波正在清理的,是2019年從鬧市區六堰發掘的那批古錢幣。為了讓市民和考古工作者儘可能瞭解文物,蔣黎波和他的同事們正全力投入在整理工作中。

1981年出生的蔣黎波在博物館已經工作14年了。他最初從事博物館消防保衞,如今從事文物保護修復,無論哪項工作,他都很熱愛。2014年,第一次全國可移動文物普查走進十堰,當時市博物館人手不夠,考慮再三後,館領導決定讓原來在安防部工作的蔣黎波上手試試。“我對文物挺感興趣的,就想好好鑽研,感受古人的精湛技藝。”他説。

並非科班畢業的蔣黎波,對文物一竅不通。但就是憑藉着對文物保護事業的一腔熱血,他選擇了不斷探索。“館藏幾萬件文物信息需要登記,這也是我第一次離文物這麼近。”不同質地的文物,修復流程、工藝和週期也不相同,在整理文物的過程中,卻需要同樣的細心與耐心。“當我戴上白手套,第一次觸摸文物時,可以感受到土陶器的古樸、青銅器的恢弘、金銀器的精美。”蔣黎波説,時光彷彿穿越了千年,他在其中看到了華夏民族的精神血脈與歷史文明。

“感受”歷史 第一次修復青銅器花費幾天時間

在剛轉入陳列保管部時,市博物館還沒有什麼文物修復項目。但巧合的是,僅僅過了一年,2015年10月,荊州恰好有一個青銅器文物修復項目,需舉全省之力共同完成。市博物館選派了蔣黎波前往學習,這也是他第一次接觸到文物修復這項工作。

在那批前往荊州的人員中,許多人都跟蔣黎波一樣第一次接觸文物修復工作。剛到荊州時,大家並沒有急着工作,而是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專業培訓。與其他文物修復不太一樣的是,青銅器修復工作的地方擺放着桌子大小的電動工具和許多化學制劑,看起來更像車間。一般來講,傳統的青銅器修復主要包括幾個步驟:整形、拼對、焊接與粘接、補配、作舊。

蔣黎波説,在老師的帶領下,他與同事們第一次修復了一把戰國時期的青銅斝(jiǎ)。“第一次修復主要是給這件青銅斝進行表面除鏽。因為其表面覆蓋着有害鏽,漸漸會腐蝕文物。”從除鏽、補配、作舊到加固封護,蔣黎波修復青銅斝花了好幾天時間。

“青銅器修復工作需要耐得住寂寞,一個項目包含許多工藝流程和工作環節,需要許多人相互協作,但更多時候是要獨立思考和操作的。”據他介紹,因器型不同,青銅器合金成分不同,保存環境不同,每一件青銅器所體現出的病害特徵和損害程度各不相同。“就像我們上醫院要掛號分診一樣,每件文物都有檔案資料,我會先認真看文物修復檔案。”蔣黎波説。

他介紹,有的青銅器鏽蝕嚴重,通體礦化,上手就掉“渣”,修復起來很難。對於局部缺損的青銅器如何復原,不僅需要文物修復者有“好手藝”,更要具備豐富的文物學、考古學、歷史學知識,才能分析判斷。回想起當年修復青銅器的艱辛,他記憶猶新。“因為到了細節部分都要屏住呼吸,生怕一口氣呼出,手一抖發生意外,所以我們經常被憋得面紅耳赤。”他笑道。

“復原”歷史 他完成與千年前匠人的對話

在市博物館文物修復室,放着各式各樣的修復工具,台虎鉗、矯形器、銼刀、刻刀、電磨機和大包小包的粉末等一應俱全。在那個完成修復工作的小房間裏,遠離外界的喧囂,專心致志把一件件文物修復好,時間彷彿變得很慢。“有時候幹起活來一天都説不了幾句話。”蔣黎波説,自己有時候沒弄明白怎麼修時,就白天想、晚上也想,反覆琢磨……

青銅器是國之重器,長期修補,受此影響,修復者的性格彷彿也沾染了這股氣息。在工作間裏,蔣黎波跟他修復的文物待在一起時,內心很安靜。

在蔣黎波幾年的文物修復生涯中,讓他記憶深刻的便是修復一個銀質梅瓶。“那件文物通體鏨制了梅花盛開的圖案,從殘件上看,製作這件器物的匠人頗費心力,梅花構圖疏密有致,花卉綻放富有韻味,可惜缺損嚴重。”蔣黎波惋惜道。

如何恢復完整的梅花圖案,是這次修復的關鍵,需要考驗修復人員的藝術功底。復原的枝條花卉,和殘件上風格一致,才會渾然一體。蔣黎波回憶道,當時修復這件器物時,他先在紙上臨摹圖樣,畫了一張又一張,嘗試領會當時工匠的創作思想,用了幾十張稿紙設計殘損部分的清樣。

經過不斷努力,雖然梅花的樣子出來了,但和原件比起來,仍顯得呆板。他反覆觀察原件,用手觸摸,感受枝條轉折處的高低起伏,研究花卉的朝向變化而產生的花瓣層疊關係。經過一週的不斷琢磨和反覆嘗試,這個梅瓶終於被修復好了。“修完後,我拿着它端詳半天,終於感受到一絲絲靈性。”千年之前的匠人與蔣黎波心有靈犀,這是一場穿越千年的對話。

其實,搞文物修復工作也並不是一帆風順。蔣黎波打磨一件青銅器時,曾受過傷。“當時使用模具機打磨,戴的防護眼鏡起霧看不清,我就取下了。結果銅粉不慎飛進我的眼睛裏,眼睛很痛,無法睜開。”他採取了緊急自救措施——不斷對着眼睛沖水,沖洗半個小時,異物感消失了。“這次的經歷也讓我在以後修復文物過程中更加註重自我保護。”他説道。

因興趣而投入,因熱愛而堅守。十堰博物館出土文物和館藏文物的修復任務都落在了蔣黎波和他的同事們身上。現在,他們每天都在修復室內對各種文物進行修復。

和蔣黎波一樣,無數文物保護人員在工作上兢兢業業,無私奉獻,用心傾聽文物的聲音,並與文物完成對話,延續一段璀璨的歷史,共同描繪出一幅絢麗的文化圖景。

(內容來源十堰晚報,轉載須經十堰晚報授權)
(編輯:鄭榮英 新聞報料:8110110     在線糾錯

推薦閲讀

視頻推薦


萬源到香港集運

回頂部

【萬源到香港集運】

       1、凡本網註明“來源:秦楚網”、“來源:十堰日報”或“來源:十堰晚報”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十堰日報社,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秦楚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佈,可與本網聯繫,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