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記歷史·祭掃英烈
清明追思·長相憶
綿綿細雨寄哀思

■李啓遼

兩位老人相繼離世,都是80多歲高齡。雨還在下,天空仍然灰濛一片。爺爺奶奶去世已經13個年頭了,多少次夢中依稀見過他們。每當自己在外旅遊和享受美食,總是想,如果他們健在,帶上他們該多好呀!>>詳細

懷念我的“老趙”

■武當劍客

接到親戚電話,説老趙不行了。老趙走得突然,沒有留下一句遺言。若干年後隨着年齡的增長、閲歷的增加,特別是為人父後才體會到老趙對我的一生傾注了多少愛和關懷,每每想起老趙,就覺得愧疚和遺憾。>>詳細

最疼我的那個人走了

■陳龍

在我5歲那年,病魔無情地奪走了您的生命,當時的我是懵懂的,不明白這意味什麼。即使到了現在,很多事情我仍然不懂,我只能在心裏默默祈禱。我想分離是存在的,畢竟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離我而去。>>詳細

好酒的外公

■沐梓

前些年,即使外公外婆垂垂老矣,也改不了好酒的習性。家裏沒黃酒喝了,就去買散裝的白酒招待客人。雖説喝不動了,但也要招呼過路人到家裏坐坐,少喝一點。晚輩去看望外公,禮品中總少不了酒。>>詳細

一生無言的大哥

■庹文暉

大哥病前是有徵兆的。當時,他老比劃着示意自己的肩膀、背部不舒服,我們都以為是他勞累過度所致。以至於一個小炎症演變為一場大病,最終讓大哥永別今生,我與小哥有責任。單一的藥物治療維持不了多久。>>詳細

想起表嬸我淚漣漣

■潘紹蘭

一條並不十分寬闊的公路,穿過潘家橋,把整個村莊分成了兩部分。雖然我們和表嬸兩家不同姓,但是大家情同手足。説起來,表嬸和我們沒有任何親戚關係,但我們兩家走得很近,媽媽就讓我們喊她表嬸。>>詳細

媽,您可曾聽到女兒的呼喚

■高英

在您生命的最後兩天,我守在您的牀前,望着您的蒼蒼白髮,深悔未能及時替您理髮。我本來打算要在那個週六或週日為您理髮的,好讓您精神地迎接82歲生日,哪裏料到就差那麼十幾天,您竟在生日前撒手人寰了。>>詳細

碎夢難拾

■夏飛雄

祖父出身農家,讀過幾年私塾。書生都有江湖夢,祖父年輕時曾去往十餘公里外的鄉集經營茶館,並僱請了一位説書人。書場處於繁華之地,客流不息。僅僅數年後,故土難離的祖父還是選擇回到了村上。>>詳細

永遠年輕的你

■花兒

你走的時候是23歲那年的夏天,那年我22歲,懵懂的年紀。我們都以為,談婚論嫁是那個時候最重要的事情了。所以除了戀愛帶來的傷害,其他事似乎都是過眼雲煙。於是,你就在失戀後,選擇了喝藥自殺。>>詳細

瘋外婆

■高霞

外婆受了一輩子苦,如果有來生,我希望她可以感受這世間萬物的美好。很多次我在睡夢中,好像看到了外婆的身影,她依然那樣矯健,可我怎樣呼喊她,她都沒有看我一眼。也許她在生我的氣,也許她已經忘了前塵往事。>>詳細

我的母親

■任楚雄

母親在世時,每次回家我都在她身邊促膝長談,家長裏短、人情世故講不完。母親臨走的前一天晚上,本來已經昏迷的她突然異常清醒,母親可能知道要走了,她説了很多話。我也憋了一肚子話要跟母親訴説。>>詳細

清明思父

■鴿子

這些年過去,父親高大偉岸的形象一直在我心中。我出生時,我家已經由縣城搬到鄉下。父親個兒挺高,在我們下放的鄒家灣,他是最高的;我長到一米七定型的時候,也遠沒有父親個子高。>>詳細

緬懷先烈·紅色足跡
祭奠英烈·網上留言
關於我們 - 網站團隊 - 廣告業務 - 網站地圖 - 在線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訴 - RSS訂閲
秦楚網(10yan.com)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複製或鏡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傳部 主辦:十堰日報傳媒集團 出品:秦楚網